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万荣

旗下栏目: 万荣 政府 新闻 单位

中秋 相遇秦王川湿地(图)

来源:万荣新闻 作者:万荣电视台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0-10
摘要:中秋,秦王川湿地静卧在属于他的时光深处,不言不语;中秋,我漫步在属于自己的思维圣地,不悲不喜;中秋,我与他安坐在湿地观鸟塔的最高层,不急不躁……此刻,

  原标题:中秋 相遇秦王川湿地

  中秋,秦王川湿地静卧在属于他的时光深处,不言不语;中秋,我漫步在属于自己的思维圣地,不悲不喜;中秋,我与他安坐在湿地观鸟塔的最高层,不急不躁……此刻,湿地不再是湿地,我也不再是我。谛听属于秦王川湿地特有的脉搏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我终于和他清晰地共鸣了,秦王川博大的胸怀苍凉豪放,百感交集的刹那,催生了我无以名状的情愫。

  其实,我这人很不识趣,有他陪在身边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脚下走着,思绪却迟迟不能举步。我告诉他,我想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。他只是摇摇头,回走,远远跟着,我觉得这样挺好。回眸,我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了秦王川湿地。虽然他已走过了最初的蹒跚,但时光雕琢的烙印依旧,满眼的葱翠里,他勇敢地前行,不问前程,不想归期,我被他的执着深深感染。有些人明明是过客,却住进了心里;有些事明明可以忘记,却总萦绕在脑际;有些景明明是过眼烟云,却荡漾成情怀,永不释然。秦王川湿地如是。置身湿地一号园、二号园、三号园,与之对望,伫立成诗,行走成歌,遥想曾经的盐碱沼泽,还有几株耐旱耐盐碱的骆驼草,怎样疲惫地从远古西秦霸王征战的硝烟里穿行至今,它们的守望点缀着前世广袤的秦王川,它们的守望终于迎来了秦王川可圈可点的今生今世。

  水上木栈道古香古色,就像穿行在湿地的大动脉,一直延伸到芦苇荡深处。一脚踩上蜿蜒的栈道,生动迎面而来,我努力地把想象和现实对接。大片的芦苇随风摇曳,一簇簇,一片片,借着秋阳疯长,有的还从栈道的木板间钻出来,娇小、顽皮、不屈不挠。俯瞰湿地水域暗流涌动,深浅不一,谁又能看清它低吟浅唱的柔软里,蕴含着怎样倔强的一如既往呢?这是大通河的河水辗转迁移的杰作;这是无数不眠之夜里,多少智者呕心沥血的结晶;这更是一种决策化茧成蝶精神的蜕变与升华。葛水平老师曾在她的文章《那杯千年的酒》中写道:“自然就是如此,不是人类征服了自然,是人类走进了自然,走进有多么的不简单。”兰州新区农林水务局的资料记载:“追朔秦王川湿地的形成历史,这块盆地经过几千年的沉积,成了一条漏斗形状的山谷,盆地自北向南倾斜,地下潜流在秦王川南部东至方家坡、西南至刘家湾北侧一带汇聚渗出地表,形成了秦王川湿地的雏形。引大工程建成以后,随着农田灌溉回归水的大量增加,地下水位不断升高,湿地面积也不断扩大。”是啊,仅用两年多的时间,东西最长直线距离1800米,南北最长直线距离7600米,总面积5000亩的秦王川湿地公园,和着兰州新区建设的步伐就有了这样的规模。置身湿地,葛水平老师的话再次回响在耳边——走进是多么不简单。回想:这里的每寸土地,每片水域,每簇绿色,都蕴含着不平凡,一双双结满老茧的手,一双双跋涉在沼泽地里的脚,还有那些渴盼的眼神一下包围了我稚嫩的思维。我没有经济学家的真知灼见,可秦王川湿地让我看到了一切曾在路上的艰辛和未来的任重道远。时空错位中,我为自己洞开了另一扇窗,且行且悟中用大俗诠释一种不屈的精神。举目四望,别具一格的湿地风格,渐行渐远中用大雅传送着时代不可逆转的讯息。这正是兰州生态新区建设的大手笔,也是生态文化孕育的大摇篮。我很庆幸自己能漫步在即将建成的秦王川湿地公园,做一位最幸运的见证者。

  正午的阳光还好,在迂回的视线里,几只水鸟飞过,探寻这里是否可以成为它们的栖息场所,忽而一下隐匿于高大茂密的芨芨草间,再也不见踪影,我想鸟儿也会乐不思蜀吧。工人师傅们修筑着边边角角,湿地的清秀忽隐忽现。我听到了昼夜繁华的喧闹,一路上拓建的车辆卷起的尘土,飞扬着希望。此刻的湿地,以睿智、坦诚、速度、大气和秀丽完完全全的占据了我的思维,我的心事里从此会多一份属于秦王川的浪漫,属于湿地的暧昧,这样且行且相知挺好。三号园内不同的石雕诠释着别样的内涵,一抬眼,黄色的土地,灰色的芨芨草花,绿色的芦苇,蓝色的天空和一道飞机飞过后滑下的白烟,在层次感极强的画面中把我又一次引向湿地深处的拷问。

  曾经,杭州的西溪湿地,洪氏宗祠的粉墙黛瓦、整洁明快的徽派建筑,祠堂大门上的对联“宋朝父子公侯三宰相,明纪祖孙太保五尚书”,历数了洪氏家族在宋、明两代政治上取得的显赫地位。这无疑给西溪湿地增添了历史的厚重感,在水域婀娜和名花异草铺陈的绿地间凸显了“一样的西溪,不一样的洪园”之内涵。目前,秦王川湿地公园在后期的建设中,正在打造文化湿地的内容,建设体现汉唐丝路文化的不同载体。窃想:只有在本土历史的土壤里长出来的东西,才能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,突出地方特色。据史料记载,隋朝末年隋大业十三年、公元617年,金城今兰州校尉、山西万荣县人薛举,在兰州起事,号称“西秦霸王”,建立地方政权,秦王川成为西秦霸王薛举屯牧之地,将原来的“晴望川”改名为“秦王川”,并一直沿袭至今。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,秦王川国家湿地公园作为兰州新区城市核心区的“生态绿岛”,定会在“国字号”的桂冠下,随着历史的节点一段段清晰起来。她也会有“一样的秦王川,不一样的汉唐丝路文化”之厚重。同时,随着湿地生态的改善,动植物种类不断增加,在良性循环的生态系统中把秦王川湿地打造成一本“绝品书籍”,他也终将迎来最忠实的“读者”,他们的解读一定会更加细致入微,更加饱含激情。

  我把思绪拉近,将目光收回。静观湿地此起彼伏的红柳,争相开着粉色的小花儿,恰似迎接客人的村姑,多了几份北方的质朴,少了几许江南的优柔。随心随性的游人,一瞥红柳的单纯后,总会把目光投向叮当作响的小桥流水。拱形的木桥在一簇簇芨芨草的衬托下,流溢着无限诗意,谱写着诞生之初的精彩。小桥、流水、芦苇、芨芨草,还有上下翻飞的水鸟就这么相伴相生,在不断地融合中走向和谐,向人们展示着秦王川湿地无与伦比的魅力。绿意盎然中,我继续前行,秦王川的秘密都隐藏在那些生动的细节里,它们就这么强烈地诱惑着我。头顶一方晴空,放眼无边绿地,让我看见了自己的渺小;水鸟嬉戏,水波荡漾时,让我看见了自己的庸人自扰;走一段土路,拾几级台阶,让我看到了自己最需要的东西。就在这天人合一的朴素和空旷中,我与秦王川相遇,那就让我与之的且行且相知中倾听天籁之音,做世间最美的自己。

责任编辑:万荣电视台

最火资讯